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多点会议 >

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提案第0901号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多点会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现今大医院就诊人满为患,“看病难”问题仍未圆满解决,医务人员超负荷,而基层医院优秀医疗资源相对缺乏,亦使得“分级诊疗”政策未能按计划铺开实施。“多点执业”是医疗模式转变的必然规律,它不仅能够方便老百姓就医,还能够让医生获得合理报酬,从而稳定医师队伍。在今年福建省卫计委网站上发布的《医师多点执业问卷调查》显示,九成医生选择了愿意到其他医疗机构开展诊疗服务。近期国家卫计委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其中出台了对于医师多点执业更为详尽的规定。《意见》明确表示,多点执业的医师应当获得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的同意,取消了征求意见稿中“医师申请多点执业,应当征得其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的‘书面’同意”的内容。还提出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应当支持医师多点执业并完善内部管理,不能因医师多点执业而影响其职称晋升、学术地位等。在医疗风险防范等方面,《意见》指出,支持医疗机构和医师个人购买医疗责任保险等医疗执业保险。这些都意味着医师多点执业门槛降低,未来更多医师将从公立医院中获得“解放”。

  首先,多点执业虽然无需单位书面同意,但需要第一执业单位的知情、“同意”,给医师灵活性的同时,也给院方很大的弹性。据采访显示,一位公立医院院长毫不讳言“医生肯定是医院的财产,医院为他提供平台、培养他,可最后让其他医院受益肯定不大行,即使促进人才流动,也应该在医院的调配下进行”。作为医疗机构,医院要给医生发工资,医院要生存,则需要医生给医院带来收入。很多病人都是奔着医生而来,医生的多点执业,势必造成病人的分流,而极有可能对第一执业地点的医院造成损失。从此来看,院方不一定轻易放人,医师想多点执业也很困难。

  其次,许多人看来在医疗行业,品牌医院才能造就品牌医生,平台的重要性远胜于个人。大型医院才可以享受到的重点科研项目、职称等,一旦申请多点执业,是否可能招致医院的质疑或反感、使获得这类资源的机会大为减少,仍是许多观望“多点执业”政策的医师心中的疑惑。

  第三,目前许多大医院的医师都在超负荷工作,时间、精力都十分有限。其实,纵使欧美国家允许医师自由执业,也实行了严格限制。英国的医师就一般实行“四加一”模式,即一周之内,医师在本院工作四天,剩下一天可以到其他医院执业,总工作时长依然是五天,对医师体力不会有太大考验。而我国目前尚无类似政策,“多点执业”的展开或因利益驱动,致医师需花费工作日以外的时间进行而过度疲劳。

  第四,《意见》说鼓励医师到基层、边远地区、医疗资源稀缺地区和其他有需求的医疗机构多点执业,可是没有说怎么引导。有些网友对此提出质疑,“谁会去这些地方多点执业呢?”、“大专家跟着银子跑,富人方便了,普通患者可能没得到好处。”

  一、“多点执业”的根本为“自由职业”。目前,自由执业已经成为国际主流模式,而我国的医生大部分却还束缚在单位的“笼子”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医师都是自由执业,医师作为一种卫生医疗资源不应仅是某一个医院的专属,应逐步改变医师与医院的依附关系,让医师摆脱“医院固定资产”的身份,回归自由职业的本性。可以学习美国自由职业的制度,他们的医师不需要备案,只要有所在州的行医执照,就可在该州任何合适的医疗机构行医。允许医师“多点执业”,实质上是将医师推向市场,更考验医师的医德和技术,比起生硬的行政干预,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更能盘活医师资源,医师也会得到更合理分配。

  二、限制医师的工作时间,避免超负荷工作。近日,《医学界》杂志公布了一项调查发现,在7762名参与执业状况调查的医生中,九成以上受访者表示自己每天工作超过8个小时,26%的受访者每天工作10个小时至12个小时,13.5%的受访者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八成受访医生没有双休日,53%的受访医生1周需要工作6天,29%的受访医生需7天连续工作。近93%的受访医生感觉每天下班后状态不佳,48.05%的受访医生感觉“非常累”。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全国至少有10名医生在临床一线离世。这些数据无不让我们扼腕痛惜,因此,在多点执业合理分配优秀医疗资源服务便捷患者的同时,也应当保护这些优秀的医务工作者,可以效法英国的“四加一”模式,规定医生每周工作日时间,避免超负荷工作。

  三、规范多点执业医师资质,完善医疗事故保险制度。政府应当出台相关多点执业的准入制度和考核制度,要求申请多点执业的医生进行注册、备案,对其资质严格把控。同时限制多点执业的范围,保障多点执业医师身份的合法性,使其医疗行为处于监管之下。在执业保障方面,建议在允许医师“多点执业”的同时,提升医务人员法律意识,建立相对完善的医疗与保险制度。医师如出现医疗事故,其责任由雇佣医院和医师共同承担。而医院应该给医师办岗位责任险,发生医疗事故后,由保险公司赔付。

  四、政府应该加入对医疗的投入,解除医院、医师的后顾之忧。如果医生的工资是国家来发,那么医院没有效益这方面的顾虑,才能保证医生能够走得开,走得远。同时,政府应当适当给予基层、乡镇卫生机构、公益医疗机构经济支持,对公共卫生服务、药品、设备等资源提供适当补助。对到上述地区多点执业的医师给予经济的补助和适当鼓励,以引导更多优秀医务人员前往基层、边远地区、医疗资源稀缺地区和其他有需求的医疗机构进行多点执业。

  综上所述,尽管政府放宽了医师“多点执业”的限制,但当政策具体到医师的时间分配、权责明晰以及医疗机构的利益方面仍有大量工作要做,呼唤更富操作性、针对性,更为明确、具体的细则出台,这样方能共同保障医院、医师和患者三方的利益。

本文链接:http://ridgecafensj.com/duodianhuiyi/524.html